欢迎访问渝大狮火锅店加盟!
渝大狮老火锅

重庆老火锅业界传奇,

每月排位  8000桌以上

加盟热线:4000998517


重庆火锅加盟:春天到了吃什么呢?

2019-03-27 16:33:04

    【重庆火锅加盟关注】古人云:因时而食。在中国,人们春种、秋收、夏耘、冬藏。沿袭祖先的智慧,来安排饮食,已内化为中国人特有的基因。穿越一年四季,在时节变换中寻找属于每个季节的独特美食。


    有时,一种食物的味道,就成为了人们对某一时节独特的记忆。于是,在时令的界限变得不那么明显的今天,那些仍然被保留和延续下来的,只属于某个季节的味道,就显得异常珍贵。认识一座城,往往从食物开始。


    从立春到冬至,从湖面初融,到积雪满山。中国人从古至今的智慧,就融在这舌尖上的味道中。一年四季,清欢百味,不过粗茶淡饭。寒暑皆不管,温凉莫多贪。岁月荏苒,且随遇而安。

春天到了吃什么呢?

    【荼薇花在清明节前后绽放中山小榄人种植荼薇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在漫长的岁月里,素来风雅的小榄人以花入馔,以花制酒,创造出许多活色生香的美食。】——《味道中山》


    木棉花以其独有的姿态,迎接着温煦的春光。每到春天,高耸的木棉树,总是能吸引很多前来捡花的人们。


    【中山人讲究食补,木棉花是春天最适合的汤料之一,几朵木棉花,一截煎过的鱼尾,加上不同的豆类,经过两个小时的煲煮,一碗祛湿清润、香甜可口的浓汤,就成为了这个春天里最贴心的注脚。】——《味道中山》


    豌豆黄是北京传统小吃,也是北京春季的一种应时佳品。通常将豌豆磨碎、去皮、洗净、煮烂、糖炒、凝结、切块而成。成品后,外观浅黄色,味道香甜,清凉爽口。按北京习俗,农历三月初三要吃豌豆黄。因此每当春季豌豆黄就上市,一直供应到春末。《故都食物百咏》中有诗说:“从来食物属燕京,豌豆黄儿久著名。红枣都嵌金屑里,十文一块买黄琼。”


    吃春饼是中国民间立春饮食风俗之一。在一些地区立春有吃春饼的习俗,东北,北京一带春饼口味最为可口,相传春饼作为潮州传统名小食,是由潮州古代民间小食演变过来的有待考证。春饼是面粉烙制的薄饼,一般要卷菜而食。


    最早,春饼与菜放在一个盘子里,成为“春盘”。宋《岁时广记》中引唐《四时宝镜》载:“立春日食萝菔、春饼、生菜,号春盘。”从宋到明清,吃春饼之风日盛,且有了皇帝在立春向百官赏赐春盘春饼的记载。明《燕都游览志》载:“凡立春日,于午门赐百官春饼。”到清代,伴春饼而食的菜馅更为丰富。现在,人们备上小菜或各式炒菜,吃春饼时随意夹入饼内。立春吃春饼有喜迎春季、祈盼丰收之意。


    农历二月初二“龙抬头”,民间认为,煎食王月糕可祛虫,用杖敲击屋梁可辟鼠贴蝎符可辟蝎。而嘉兴一带就流传着以吃撑腰糕来护腰,预防腰酸背疼的习俗。老辈传下来的说法,这时候进入春耕时期,农活增多,农人带些糕团到田横头的话,携带和就食都很方便,而且糕团还耐饥。吃饱后,干起活来自然腰板撑起,劲道十足。所以嘉兴人就把这些天吃的糕叫做撑腰糕。不经意间,这早春吃糕的习惯也成为习俗而延续至今,成了江南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酒酿饼是江苏苏州地方传统名点,春季的时令点心,外观和小月饼相似,面是用清酒酿来发的,由于气候的原因,往往只适合卖一季,最佳的品尝时节是在清明前后。酒酿饼有荤、素之分,品种主要有玫瑰、豆沙、薄荷等味。酒酿饼以热食为佳,特点是甜肥软韧,油润晶莹,色泽鲜艳,滋味分明。


    苏轼说:“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这样看来,腌笃鲜可谓是既高大上又接地气的完美菜式了。在《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自然的馈赠》一集中,就提到了这道家常笋汤——腌笃鲜。咸猪肉、春笋各放一半,在柴锅中煸炒,加高汤慢炖,咸肉的腌味和春笋的鲜味相互交融。


    正因为腌笃鲜是一道春天里的菜,讲究应季而食,必须用的是春雨一阵后的那茬春笋、长长细细那种。腌笃鲜的灵魂还在于“腌”腊月里腌上的咸肉,经过一冬的风吹日晒,到春天正好凝练得馥郁鲜咸,切成一块下水一煮,就慷慨释放出满锅的香气。


    青团是用浆麦草或艾草汁做成的绿色糕团,从色彩到口感都有着春天的气味,吃起来糯韧绵软、甜而不腻、清香扑鼻。


    每到清明节前后,排队买青团子,就像中秋前排队买肉月饼一样,是苏州人充满仪式感的生活之一。至于为什么清明要吃青团,在《岁时广记》中是这么记载的:“色青,资阳气”。按古代阴阳学说,人间为阳,鬼蜮为阴,清明节又称鬼节,这一时段百鬼游荡,阴气盛行。而青色标志了阳气满盈万物春生,吃了青团助阳壮阳,鬼不敢近。


    荠菜馄饨,是苏州人春天对自己的犒劳。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早春的气息,鲜美而微有生涩。除了包馄饨外,还可以做成荠菜肉丝豆腐羹,是小时候淘饭吃的美味。荠菜美名远扬,得力于历代好美食的文人。魏晋南北朝时,便有若干《荠赋》问世。宋代的苏东坡和陆放翁,现代的周作人、汪曾祺,前后接力,众口一词为荠菜唱赞歌。


    苏轼则在《与徐十二书》中写道:“今日食荠极美……虽不甘于五味,而有味外之美,其法取荠一二升许,净择,入淘米三合,冷水三升,生姜不去皮,捶两指大同入釜中,浇生油一砚壳,当于羹面上……不得入盐醋,君若知此味,则陆海八珍,皆可鄙厌也”。明人滑浩的《野菜谱》:“江荠青青江水绿,江边挑菜女儿哭,爷娘新死兄趁熟,止存我与妹看屋”,却多多记录了同为食荠的人间辛酸史。